您所在的位置: 新闻频道 > 嘉兴新闻 > 图说嘉兴 > 正文
珠海白癜风医院
嘉兴在线新闻网     2017-12-13 18:51:14     手机看新闻    我要投稿     飞信报料有奖
珠海白癜风医院,得白癜风后的治疗,淄博能不能治好白癜风,丹江口白癜风医院,江北白癜风医院,四川白癜风能根治吗,利津白癜风

  2008年,作为美国普林斯顿大学生物系建系以来最年轻的终身教授,施一公拒绝了1000万美元的科研经费资助,回到中国。《纽约时报》曾在名为《逆势而上——中国吸引海外科学家归国》的报道中开篇就用施一公作为例子。普林斯顿大学物理学教授罗伯特·奥斯汀则表示:“他是我们的明星,我觉得他完全疯了。”回到清华,施一公组建生命科学研究团队,这位“狂人”每天花十几个小时在实验室……

  今天(9日)是个周末,被誉为“中国诺贝尔奖”的未来科学大奖也在北京揭晓:

  施一公获得了“生命科学奖”,并获得100万美元奖金,奖金的使用方式不受限制。

  值得一提的是,据凤凰科技,在现场电话连线时,施一公表示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正好在上课,所以没接到电话,下课后知道消息后很激动,很开心也很荣幸。他还说现在还没想好这100万美元该怎么花……虽然大奖是颁发给他本人的,实际也是对他团队研究的肯定。

  三位科学家各获得100万美元奖金

  据人民日报客户端9日消息,施一公,潘建伟,许晨阳,这三位科学家分别摘取2017年未来科学大奖生命科学奖、物质科学奖和数学与计算机科学奖,各自获得100万美元奖金。

图片来源:人民日报客户端

  每经小编了解到,施一公的获奖评语是:

  表彰他在解析真核信使RNA剪接体这一关键复合物的结构,揭示活性部位及分子层面机理的重大贡献。

  据中新网此前报道,2015年,施一公率领团队解析了超高分辨率的剪接体三维结构,被业界称为近30年来中国在基础生命科学领域对世界科学做出的最大贡献。因在生命科学领域作出的卓越贡献。

  剪接体,是人类细胞中必不可少的“分子机器”之一,但人类对其工作机理的了解,一直缺乏结构生物学的证据。北京时间2015年8月21日,施一公教授带领的研究组在国际顶级学术期刊《科学》(Science)连续在线发表两篇研究“剪接体”的论文,并首次报道了分辨率高达3.6埃的“剪接体”分子结构。这项成果不仅标志着人类对生命过程和本质的理解又向前迈进了关键一步,也标志着困扰国际生命科学界二十几年的分子生物学“中心法则”中的一个关键步骤、一直以来充满神秘感的剪接体的三维结构终被揭示。

  曾说“我的时间是以秒计算的”

  “我的时间是以秒计算的。”施一公曾这样对新华社记者说。

  争分夺秒的施一公,归国已经十年了。

  作为国家首批“千人计划”代表性人物之一,施一公从回国之日起就引人注目。而今,他是中科院院士、赛克勒国际生物物理学奖得主、美国科学院外籍院士,以及首位获得瑞典皇家科学院爱明诺夫奖的中国科学家。同时,还担任清华大学副校长、中国科协副主席。

  据中新网,很多人记住施一公,还因为一场争论。2011年,施一公与同为海归的北大教授饶毅一起进入到了中科院院士有效增选名单中,但在随后公布的第一轮初步候选人里,饶毅被拿下,而最终的新晋院士名单上,也没有出现施一公的名字。当年在各方瞩目下高调回国的施、饶二人,在院士评选中的遭遇令许多人感到意外。施一公拒绝了蜂拥而来的记者。时隔许久,他在一次公开场合表示:

  “在我回国的目标中,从来没有当院士一条。我觉得一个学者如果把当院士作为终极目标,未免太狭隘了。”

  2013年12月19日,中科院院长白春礼(右)为新当选的院士施一公颁发院士证书。 新华社记者 金立旺 摄

  直到2013年12月低调当选中科院院士后,施一公仍然表示,在众多头衔中,他最看重的是“清华教授”这一身份,最喜欢别人喊他“老师”,而不是什么院士、什么“长”。

  在清华,施一公被封为“风一样的男神”——说话快,走路快,总是一副风风火火的样子。这不仅因为他是个急性子,更是为了省时间——他每年要给清华的本科生上满100节课时,还需要完成一名科学家的本职工作:做科研、写论文。

  父亲是他唯一崇拜的人

  据央视新闻,施一公曾说,自己所做的一切,就是在实现父亲在世时未完成的心愿。因为意外事故,父亲在施一公读大学的时候就离开了人世,但父亲留下的点滴记忆,却在潜移默化地影响着施一公,激励他一步步成长为著名的结构生物学家,放弃国外教职、全职回到清华。

  施一公2015年追忆父亲时写下的文章(图片来源:央视新闻)

  “常常有学生和朋友问我:这辈子你崇拜过谁?我过去48年唯一崇拜的人是我的父亲。在我的生命中,父亲对我产生了至关重要的影响。”

  ——节选自施一公2015年追忆父亲时写下的文章,被报纸刊登、网络转发之后,很多读者纷纷留言,致敬这位科学家的父亲。

  在施一公的心中,父亲的“壮志”,就是自己的“科技强国梦”。施一公曾表示:

  “我深深地怀念我的父亲,也希望自己能有像父亲一样的大爱和情怀。父亲的吟唱似乎就在我耳边:‘今日痛饮庆功酒,壮志未酬誓不休;来日方长显身手,甘洒热血写春秋!’。”

  施一公与父母的合影(图片来源:央视新闻)

  据中新网,有人曾总结,施一公的人生轨迹,至今已经颠覆了学术界的“六大传说”:

  谁说读博毁一生?谁说学霸少努力?谁说绿卡是梦想?谁说尖子都书呆?谁说国内难科研?

  施一公带着“徒弟”研究抑制肿瘤的因子将成果转化为抗癌新药应用临床实验(图片来源:央视新闻)

  其实,在施一公心里,最希望颠覆的并不是这些,他曾说:

  “现在是中国科技发展的最佳时机,天时、地利、人和。

  天时,就是国际环境,没有什么大的变动;地利,就是国家的财力;人和,就是老百姓和领导人对发展科技的期盼与呼声。

  如果只是做学问的话,我肯定不会回来。我回来,就是要改变大环境。”


来源:嘉兴在线—嘉兴日报    作者:摄影 记者 冯玉坤    编辑:李源    责任编辑:胡金波
 
 
穆棱白癜风医院